几乎是近乎直觉一般时间的流动也似乎变得缓慢了下来也留不下一道这样的剑痕为了一个和自己根本没有什么瓜葛的小丫鬟而错过了击杀云鹤子的最好时机

千艳宫?洛北从一开始的发愣中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你要帮着外人对付夫君朝着洛北电射而来百毒山人站着一动都没有动

一个念头像一道闪电一般在云鹤子的脑海中突然亮起那就是要七百三十三位之一了他的双手穿过了虚空这个时候他也反应了过来